• 俄罗斯世界杯 完全观战手册 2019-07-17
  • 人的本质的演变规律:从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的公有者经过父系氏族社会私有和公有双重所有者而演变为私有制阶级社会的私有者,然后经过现代社会公有和私有双重所有者... 2019-07-15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7-15
  • 候选企业: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2019-07-11
  • 中国端午,世界节日!看“世界朋友圈”如何过端午 2019-07-09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互联网交通安全服务管理平台 2019-07-09
  • 下好一盘棋 共护一江水(美丽中国·长江大保护①) 2019-07-05
  • 党建第一责任与发展第一要务相融合br全面提升机关党建工作水平 2019-07-05
  • 构建智慧城市 香港先行一步 2019-07-04
  •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形象传播及其历史经验 2019-07-04
  • 美联储加息几成定局 专家:中国央行大概率跟随加息 2019-07-01
  • 滁州智能家电企业与京东签下23亿大单 2019-06-30
  • 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30
  • 科学恢复森林 广汽丰田用心守护自然家园 2019-06-24
  • 河南一矿企收33张罚单仍违法排污 有基层官员站台 2019-06-19
  • 广西快3查询:第14章

    快3开奖结果 www.kzrn.net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乔维安作品京洛再无佳人2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车子停在了酒店前的车道上,她助理等在大堂门口,西棠解开安全带,赵平津忽然唤了她一声:“黄西棠?!?

      这时西棠手机响起来,谢振邦给她发了个信息,倪凯伦正在医院产检,谢振邦摸着她圆圆的肚皮,两个人扮鬼脸拍自拍,西棠对着屏幕笑了。

      一会儿她从手机中抬起头来:“什么?”

      “没事,过去吧?!?

      西棠冲他摆摆手:“谢了?!?

      西棠下了车,站在路边,看着赵平津利落地转动方向盘,把车掉头,压线并入了车道,驾驶座上的男人穿一件白衬衣,浅灰西装,隔着车子的挡风玻璃,英俊面容一闪而过。

      西棠慢慢地转身往酒店里走,这是一个平淡的星期四的午后,北京五月傍晚的夕阳,淡淡地洒在鼓楼上。

      心底一片寂静无边。

      去青海的飞机上。

      黄西棠睡着了。

      梦里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深绿,农场里的牧草长得齐人高,一个女孩子的脸慢慢浮现出来,稚嫩的脸庞,穿一件打着补丁的深绿色军装,扎着腰带,齐耳短发,她知道,那是的丁芳菲的原型,十八岁的高中应届毕业生,在青海湖农建十二师建设兵团下乡了两年零三个月,从一九六八年返城后,至死,她从未再回过青海湖。

      西棠一点儿也不害怕,她远远地望着她,心底轻轻地跟她招呼:嗨,你回来看我们了吗。

      梦境里断断续续,两个年轻人在河边的枸杞树林中纠缠,衣服脱了挂在低矮的枝桠上,身体交缠和激情喘息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西棠屏住了呼吸,感觉手脚被压住了,怎么都挣不脱,这时背对着她的男人,忽然转过了脸。

      背影里是肢体清秀的年轻孩子,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得刺眼的脸庞,俊美五官带一点削薄的硬秀,眼底幽深,在望着她,目光里有一层薄薄的笑意。

      西棠在飞机上突然惊醒了过来。

      西棠猛地吸进了一大口气,开始剧烈地喘息起来,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拉过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耳边听到助理阿宽走过来趴在她的座位旁:“姐,你怎么了?出了一身的汗?!?

    chapter17

      剧组在青海省西部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驻扎了下来。

      唐亚松的工作团队提前一年勘景,定下了这个风景优美基础设施却约等于零的村庄,村里没有酒店,最近的县城开车过去要三十分钟,剧务租下了一间民房供剧组使用,给了女演员优待,西棠和另外一个女演员住了西院的一间屋子,大部分的同事都在大炕里睡大通铺,机器房里的灯通宵不停,天气炎热,暴雨和酷暑交织,夜里蚊虫密密麻麻地飞舞,工作条件极其艰苦。

      跟黄西棠一起过来的是助理和经纪人马继红,倪凯伦怀孕已经六七个月了,西棠是公司新晋当红的女明星,因为工作需要必须得北京上海两地来回的飞,倪凯伦身体是跟不上了,在北京还有一些商业活动和剧组的宣传需要反复洽谈,因此公司多派了继红姐带她,此人西棠跟她交集不多,她之前一直带的是公司的当红小生,西棠只知道这位经纪人也是业内资深行家,在公司精明强悍如倪凯伦,也忌惮她三分。

      马继红过来替她打点好了剧组的事务,就飞回北京去了。

      在青海工作的一个多月,是西棠拍过的最辛苦却也是最清静的一段戏,辛苦肯定是辛苦的,生活条件这样差,但她印象最深的是每天晚上下了戏,所有的同事都在院子里吃大锅饭,这里也没有网络,白天辛苦的拍摄结束后,夜里大家扎推在院子里歇会儿脚,熟的不熟的都凑一块儿聊天,灯光师老耿抱着吉他出来,大家就围着他唱歌,有一天夜里大家起哄架秧子闹唐亚松来一段,唐导也不含糊,往院子里打麦子垛上一站,扎着腰眉头倒竖,来了一段高亢的西皮:“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

      大伙儿拍掌,使劲儿地笑,西棠坐在台阶下,笑得泪水都流出来了。

      这样日复一日,一整个剧组的人吃住工作都在一块儿,整个团队的革命感情就迅速建立了起来。

      就是开始那会儿,西棠跟秦国淮聊的多了起来,秦国淮比她迟了大概一个星期进的组,西棠当时跟整个剧组已经混熟了,再见到他时,也不再那么紧张,西棠自己再清楚不过,镜头前再光鲜好看的明星,生活里也不过是寻常人,但秦国淮那张如烟如雾的脸,毕竟牵系了她少女时代梦想和回忆。

      在唐亚松掌镜的极其严肃的片场时,作为一个演员的专业的素养和要求,西棠把他当成合作的演员,可下了戏面对着他,还是觉得好梦幻。

      他们常常一块儿收工,夜里吃完了晚饭,西棠抱着她在戏里的女儿,带着小姑娘看天上的星星。

      孩子在她怀里睡着了。

      秦国淮坐在他旁边的一张竹椅上,笑笑说,“没想到,你一个年轻女孩子这么能吃苦?!?

      西棠有点害羞,“我以前在横店做了好几年群演,做群演更辛苦?!?

      秦国淮略略意外,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我横店住了几年,做群演的确不容易?!?

      “这几年的戏没见您演古装了?!?

      “这一两年,少了?!?

      有时候秦国淮抱孩子,西棠说:“您还挺会带孩子?!?

      “我一直想有个闺女?!?

      “您孩子多大?”

      “六岁,男孩儿,调皮得很?!?

      眼角眉梢分明是父亲的骄傲。

      就是这样的闲聊,剧组里的人来来去去,有时候唐导也过来坐一会儿,跟秦国淮抽一杆当地老农卷的旱烟。

      女主演丁芳菲的戏份在青海杀青的那一晚,西棠收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回到剧组的房子里洗了个澡,在擦头发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隆隆雨声。

      村庄里夏天的暴雨倾盆而下,恍若千军万马奔腾而来,西棠披着头发,掀开了门帘,看到了院子里的屋檐下,秦国淮坐在他惯常坐的那张竹椅上,手里捏着一罐啤酒,正垂着眉头淡淡地看着一场骤雨。

      西棠走了过去,抱着膝头坐在门槛上,不知为何,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今天他们在镜头前接过吻,他的手臂紧紧地拥抱过她,他的怀抱温暖强壮,带着一丝隐隐的怜爱,心头涌出阵阵的颤栗……那是属于丁芳菲和她丈夫的拥抱……西棠不能回忆那种感觉。

      院子里只有一片茫茫的大雨。

      秦国淮忽然说:“西棠,有没人告诉过你,下了镜头,你仍然很美?”

      西棠微微笑了一下,语调却仍是很平常的:“秦老师过奖了?!?

      哗啦啦的雨声中,秦国淮掐灭了烟,抬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西棠感觉到他唇中湿漉漉的水雾,混着烟草的味道。

      第二天,电影《春迟》剧组在青海的戏份拍摄杀青。

      唐亚松的对镜头要求严格,即使全部的主创人员都已经排出了足够多的时间,到最后杀青时,整个剧组的工作还是比统筹时间拖延了两天,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尤其是主演后面的工作都排满了,为了能尽快赶回城里,前期的一部分工作人员和机器早两天已经先走了,剩余的后半部分的剧组下午五点多开始出发,车子走到一半,老乡守在岔道口上把路给堵住了,司机下车一问,原来因为昨天的一场暴雨,前方的道路塌方了,当地的司机跟剧组的人一商量,大家同意临时决定绕道走另外一条路,时间大约多两个多小时,也能回到西宁市区。

      西棠一上了车就开始睡觉,旅行枕头围着脖子,她倒在车子座位里,睡得一片迷茫,模糊中感觉到车子停了一会儿,然后又重新开始行驶,睡了不知道多久,偶尔醒一下,抬眼一看,外面只有一片黑漆漆的夜色,她又闭上眼睡了过去。

      混沌之中忽然听到了一阵轰然巨响。

      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她身体向玻璃窗扑过去,而后又被安全带勒住了,身边的阿宽整个压在了她的身上,爆出了惊声尖叫。

      前后的车灯一阵闪乱。

      很快有人打开了车门,大声喊她的名字,西棠赶紧答应,一个男人的手臂伸进来,拉住了她的手。

      手电筒在路面上晃动,前面一辆车开进了泥坑里抛锚,雨天路滑,后面的车司机躲闪不及,造成了追尾。

      西棠沿着车门的缝隙,在泥浆里连滚带爬地被拽了出来。

      剧务统筹打着手电在黑暗中来来回回地奔走,大声地呼唤每一个人的名字,庆幸的是剧组人员都安全,车子是暂时没法开了,几个受伤的同事和剧组里的女孩子们互相搀扶着,沿着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到天都亮了,走到了山坳里的一个小村子。

      男人们留守在原地,装着机器和素材的车子泡在了泥水里,大家都在拼命抢救,现场必须有人看守着,连秦国淮都没有回来。

      一户牧民给他们腾了间屋子,又端来了热汤面。

      黄西棠用毛巾擦干了身上的泥,换了件老乡的袍子,帮着同事整理乱糟糟的衣服道具,早上十点多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喊她名字。

      黄西棠走了出去,看到外面停了几辆新来的车辆,有人正给剧组的同事一个一个地分发盒饭和矿泉水,男同事们已经陆续回来了,人群中站着一位穿着白西装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身后还跟着几个男人,来人打量了她一眼说:“西棠,没事?”

      西棠摇摇头。

      胡少磊说:“没事儿就好,辛苦了?!?

      这时唐亚松进来了,胡少磊对她笑笑,转过身跟着唐导一块儿走了出去。

      西棠回到屋子里,这时候消息已经传开了,昨晚他们在山谷里跟外界失去了联络,因为情况不明,明星的公司那边都还是暂时压着消息,问题出在了电影里饰演西棠女儿的小演员的家人,孩子在外地拍戏,妈妈是陪在剧组里的,孩子爸爸知道当天剧组要回城里,但从昨夜到白夜到白天都联络不上老婆孩子,加上天气一直在报道暴雨和泥石流,他着急了,就直接找了媒体,新闻一出,外面的整个网络都爆炸了。

      有女同事在悄声八卦胡少磊,没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华影少东,据说是昨儿凌晨就到了青海省城了,连夜开车赶过来的,胡少磊一来,救援立刻就到了,当地部队开来了军用卡车,把陷在泥淖中的车子用吊臂运了出去。

      整个团队一回到西宁市,助理阿宽的电话就一直没停过,公司宣发部同事着急了老半天了,《春迟》这部片子本来就是文娱板块的热点,昨晚一夜变故,所有的粉丝都等着看后续的消息呢,好几位演员都发了微博了,西棠作为女主演,这边肯定也不能落后,在当天下午的三点多,跟在导演唐亚松的后面,西棠的社交账号也发出了这次意外的相关的图片,一张是剧组的同事们正守护陷在泥泞中的车辆,一张是走在山路上天微亮时烟雾缭绕的小村庄,还有一张,宣发部同事特地调成了黑白色,黄西棠穿着一件简陋的布袍子,跪在地上整理东西,面对手机镜头,笑容如春阳般灿烂。

      那则图文消息一小时内的转发,就过了十万。

      因为这一次事故本身的戏剧性,过程惊险却最终平安落幕,原本一向低调神秘的《春迟》剧组,未拍先红,网络上的议论几乎到了空前的热度。

    chapter18

      那一年电影《春迟》返回北京拍摄的时候,北京春夏的天气很好。

      烈日艳阳,天空高远,蓝天的次数比往常多了一倍。

      在北京的开机新闻发布会,几乎整个国内的最重要的娱乐媒体,都想约黄西棠做独家采访,半年之中,她的片酬涨了三倍。

      唐亚松的新片女主演,带给她的,几乎是难以估量的名声和功利。

      她在圈内的身份,迅速地水涨船高起来。

      西棠不太关注这些,戏里的丁芳菲匆匆下班,拖着女儿在幼儿园往家的路上一路奔跑,天天吵架的丈夫不知踪影,母亲生病住院,芳菲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医院陪护病床上改效果图,正经历着焦头烂额的中年?;?。

      只有一件小事情,她听化妆间的姑娘们在聊,剧组返回北京拍摄之后,秦国淮的妻子常常来探班,夫妻俩可真恩爱。

      黄西棠没碰见过秦国淮的太太,因为她一下了戏,哪怕只有半天休息,她都往上海飞。

      她当初从青?;乩词?,买了机票直接返沪,公司的同事在机场接到她的时候,车子直接去的医院,西棠才知道她妈妈已经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为了不影响她拍戏,倪凯伦没有告诉她。

      她又急又怕,在医院里一刻不离地陪了她妈妈三天,又要返回北京拍戏。

      唐亚松的戏,工作强度非一般的剧组能比,有时候阿宽都不陪她了,太累了,西棠自己去坐飞机,有时候是跟着马姬红。

      西棠换了新的经纪人暂时带她,西棠在上海的时候,有时回公司,无意之中听到倪凯伦暗自叮嘱她的助理和化妆师:“除了剧组和酒店,哪里都不要让她去?!?

      语气莫名的紧张。

      西棠几乎每隔三四天就回一次上海,眉眼之间也现了淡淡憔悴,她已经完完全全地入了戏,甚至不用演,人一走到场景里,她就变成了丁芳菲,那种担忧,紧张,焦灼,表现得淋漓尽致。

      演戏跟现实重叠得如此的厉害,连西棠自己都感觉恐惧。

      唐亚松没想到她能演这么好,虽然是科班出身,毕竟没有很多大荧幕经验,但一路在监视器后看下来,虽不至于像秦国淮一样的滴水不漏,但情感张力竟然格外的真实,这一段简短高压的都市生活的跟后来在青海那一段的舒缓,温馨,修复性的夫妻感情,形成了格外鲜明的反差。

      唐亚松知道这戏有了。

      西棠在北京的时候,阿宽一步不离地跟着她。

      北京拍了一个月的戏,除了酒店和片场,她连街都没有逛过,苦熬了一个月,这一段戏份即将拍完了。

      周六的晚上经纪人马姬红来接她去工作。

      是一个代言品牌的赞助活动,西棠去年开始代言这个牛奶饮料品牌,走的是清新甜美的都市女孩儿路线,口碑销量都还不错,今年厂商又续签了一年。

      活动在商场的一楼大厅举办,西棠穿了件绿裙子,跟主持人一道介绍推广产品,完了又做游戏又抽奖,把现场整得现场热闹非凡,十点多活动结束时候,照例是夜场跟品牌老总还有一些官员的合作酒会,西棠在车上补齐了艳妆,马姬红陪着她走进了酒店的一间小型宴会厅,西棠全程端着酒杯,敬酒,寒暄,一个一个男人的手伸出来,摸她的手臂,后背,隔着礼服裙拧她的大腿,她脸上永远笑嘻嘻的,不落痕迹地闪躲,伴随着偶尔几下娇嗔的发嗲,心里一点也不敢大意,小心提防着,没敢喝多少酒。

      到了一点多红姐接她下班,走到了电梯门口,红姐忽然说:“哎呀忘记了,宽,帮我回去拿下包?!?

      阿宽应声去了。

      西棠跟着马姬红进了电梯,站了一个晚上,她累坏了,进了电梯就不顾形象地靠在了电梯壁上,马姬红按了关门,然后又按了一个键,电梯开始往上走。

      西棠愣了好几秒,回过神来,站直了身体,喊了一声:“红姐?”

      如果觉得京洛再无佳人2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乔维安小说全集京洛再无佳人2,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俄罗斯世界杯 完全观战手册 2019-07-17
  • 人的本质的演变规律:从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的公有者经过父系氏族社会私有和公有双重所有者而演变为私有制阶级社会的私有者,然后经过现代社会公有和私有双重所有者... 2019-07-15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7-15
  • 候选企业: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2019-07-11
  • 中国端午,世界节日!看“世界朋友圈”如何过端午 2019-07-09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互联网交通安全服务管理平台 2019-07-09
  • 下好一盘棋 共护一江水(美丽中国·长江大保护①) 2019-07-05
  • 党建第一责任与发展第一要务相融合br全面提升机关党建工作水平 2019-07-05
  • 构建智慧城市 香港先行一步 2019-07-04
  •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形象传播及其历史经验 2019-07-04
  • 美联储加息几成定局 专家:中国央行大概率跟随加息 2019-07-01
  • 滁州智能家电企业与京东签下23亿大单 2019-06-30
  • 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30
  • 科学恢复森林 广汽丰田用心守护自然家园 2019-06-24
  • 河南一矿企收33张罚单仍违法排污 有基层官员站台 2019-06-19
  • 陕西快乐10分推荐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夜夜笙歌二肖中特网址是什么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组选429出现的前后关系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 nba篮球经典过人视频 体彩大乐透结果怎么看 浙江20选5超长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预测公式 卡西欧急速赛车表 赛马会资料大全全年 华东15选5尾数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丨 pc蛋蛋对号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