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会民生--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10-17
  • 近十年自主创业大学毕业生比例明显上升 创业需要注意啥? 2019-10-17
  • 这种文章,一个中学生都可以写得比他好!呵呵! 2019-10-07
  • 世界杯黄历:日本换帅对战黑马“小哥” 2019-10-05
  • 中国应该适当学一点米弟策略,不能够老是被动应付。 2019-10-05
  • 6月温州市区普通商品住房地块集中出让 2019-10-04
  • 都柏林-北京直航开通为中爱友好增添新通道 2019-09-27
  • 屠呦呦,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不要迷信名牌大学,要相信自己的努力。 2019-09-27
  • 政府补贴成主要收入 罗牛山拿啥建287亿赛马项目 2019-09-27
  • 莫斯科1辆出租车冲进人群 造成7位墨西哥球迷受伤 2019-09-27
  • 阵容新老更迭新帅复兴变革 斗牛军团能否重回巅峰 2019-09-24
  • 全国首起公益诉讼调解结案案件:被告同意全部诉讼请求 2019-09-24
  •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09-23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萌漫强军路上我们阔步走来 2019-09-2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9-20
  • 广西3综合走势图:第12章

    快3开奖结果 www.kzrn.net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乔维安作品京洛再无佳人2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一点令她安心。

      他们结婚之前,郁小瑛知道他有女朋友,具体有多少个不清楚,但她知道,外面的那些女孩子,跟他们这样家庭的人是不一样的,赵平津再爱玩,结了婚,那也得是老老实实的做好丈夫的本分。

      她这一点的心理防线,得益于她的婆婆周老师。

      周老师表明了态度,赵家认的就是她这个儿媳妇,她自己这个儿子的品行,她自己是最清楚的,赵家男人里骨血里传下来的规矩,就是极端注重家庭的人,你看老爷子年轻时候在队伍里头,走南闯北,一生戎马,夫人却是原配,这在开国的将军里头,那也是很罕见的,老太太大字不识一个,人却是十分贤惠,为老爷子在陕北老家伺候公婆,生了夭折的大儿子,四八年才到了北京,跟老爷子举案齐眉过了一辈子,他爷爷奶奶的感情,赵平津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周老师跟郁小瑛说,赵平津婚前有多少绯闻事儿她不用管,他婚后对媳妇,那绝对是一心一意的。

      他做到了。

      郁小瑛心底一清二楚,嫁给他,再稳妥不过,他们这样的家庭,夫妻之间和和气气的,是一种体面。

      她明白赵平津比她更谙这个道理。

      台上音乐暂停间隙,郁小瑛凑近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过两天就是腊八了,今年备的礼单,小敏转给了我,从家里头送出去的,今年有什么交待的吗?”

      她贴近的一刹那,赵平津搁在椅背上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但立刻控制了,他略微倾身,维持住了一个得体的姿态,在他妻子身边温和地回了一句:“家里的礼数你跟着小敏办吧,还有今年新给你爸妈那边的,你喜欢什么,就挑什么?!?

      郁小瑛冲着他乖巧一笑。

      赵平津不动声色坐直了身体,转过了脸看着舞台上的主持人,左手却轻轻地握住了郁小瑛的手背,他不用看也知道,身旁的坐着的几位董事,还有集团的下属,前排的记者和摄影师,他身边和周围环伺着的一堆一堆的人,都在看着他跟郁小瑛,这里头的戏,可比舞台上精彩多了。

    chapter14

      新年伊始,忙过了一天无数个会连轴着开的年终总结,新年节后工作了一个星期后,沈敏强制性地减少了他的工作量,赵平津这几天都是六点多下班,司机将他送回柏悦府。

      他下了班休息会儿,有时处理点公事,晚上十点多左右,司机再将他送回霞公府的新房。

      夜里八点多,他在床上躺着,沈敏电话进来:“我给您定了汤和面?!?

      赵平津抬手横放在额头上,冰凉的手臂压了压发烫的前额,闭着眼模糊地答了一句:“不用忙了,我吃不下?!?

      沈敏不理他,语气是万年不变的谦和,但却不容拒绝:“十五分钟后到,您开门拿一下?!?

      果然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赵平津只好起来穿了件衬衣,起床去开门。

      他拆开了那几个包装得严实的餐盒,坐在厨房的餐桌上,取了一副碗筷出来。

      半碗汤喝下去,额头慢慢地渗出来汗,赵平津撑着餐桌缓慢地起身,一步一步地挪出了餐厅,走到客厅沙发上躺了下去。

      沙发上惯常搁了张薄薄的羊绒毯子,他伸手扯过来,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闭着眼昏昏沉沉地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胃部的疼痛稍缓,他睁开眼,坐了起来,看着寂静无声的屋子,窗帘拉得严实,客厅的灯没有开,餐厅的灯亮着,晕黄的暗暗的光线透出来,在客厅的转角处,那一扇房门依然关闭着。

      赵平津在沙发上怔怔地坐了会儿,起身走过去,轻轻地推开了黄西棠的房门。

      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进来了。

      他们分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白天工作完,夜里下了班,就回到这房间里坐着,有时下班时精神还好,他就一件一件地随手翻看她留下来的那箱杂物,这个箱子跟着他有六七年了,他却一次也没有打开来看过,之前黄西棠在家里的时候,倒是偶尔见她盘着腿坐在地板上,凑着头往里头翻东西,赵平津有时经过她房间,看见她不是在端详那些学生时代的照片,就是在看自己的笔记本,那时他们关系疏离,他嫌弃这东西灰尘多,从不曾费心关注过她到底在做什么,没想到如今一打开来,她保留着的一叠一叠的跟他在一起时候电影票根,景点门票,车票,登机牌,这些零零碎碎的票据的历史已经超过了十年,纸张已经发黄,甚至有些往事,他自己的记忆也都模糊了。

      黄西棠丢过这些东西两次,第一次是他们分手,她把嘉园的那套房子卖了,东西全扔在了门外,沈敏去捡回来,送还给了他,第二次,她在北京离开他,这箱子留在了他的公寓。

      他知道她今生已不会再回头。

      那时赵平津已经结婚了,在中原集团的职务升迁,工作更加的忙碌,夜里大部分时候都有应酬,回来时已经很晚了,身体极累,他只能一动不动地坐在她床边的地毯上,什么也不干,就那样呆坐着,不知不觉就坐到了天光微亮,这样一宿一宿地睡不着,后来有一阵子,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便吩咐公寓的保洁人员打扫后把门锁了,但没过多一阵,他还是拿回了钥匙。

      黄西棠在家的时候,她就从来不锁门,关上的时候都不多,也许觉得房子是他的,她也是他花钱包养下来的的,她服务得尽心尽力。

      她这人就是这样,各种各样拧巴的小心思,各种找抽。

      她离开他已经很久了。

      那一夜她猝不及防地跟他告别之后,他让她下了车走了,而后恍恍惚惚地驱车回了柏悦府,心底仅存的一丝微弱的幻想,以为她不过是跟他闹脾气吵架,回到家时,却发现她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房间收拾得很完整,连被子都叠了,所有她用的私人物品都已经清理干净,梳妆台上空无一物,下边的抽屉拉开来,第一层是空的,第二层的角落里,放着一个纯黑的木头盒子,上面一张银行卡,一张房间门卡,码得整整齐齐的。

      银行卡是当初他给出去的那张,房门卡是柏悦府的,盒子里装着那块表,她原封未动。

      他伸手打开了那个盒子,看了一眼,一顺手就把梳妆台的镜子砸了。

      她就是存心气他,她从他这拿了他多少钱呐,也没见她推辞,装什么清高,就这么一个他亲自送的破首饰,她就是不要。

      想到当年他们爱得最深的时候,他喜欢她,就想哄她高兴,喜欢一件儿一件儿的送她些好看的玩意儿,想到分手后黄西棠怎么对待那些礼物,想到那些破铜烂铁的最后下场,新仇旧恨,他气得头一阵晕,眼前都黑了。

      镜子碎了,掉了一地的玻璃渣子,他恨她,很久不来,哪一天再回来时,屋子已经收拾干净了,镜子也换了新的。

      却再没有一个小小人儿从房间里跑出来,白白的脸蛋儿,黑色头发扎得乱糟糟的,对他傻乎乎笑了。

      赵平津坐在床边的地毯上,靠着床伸直了腿,拉开了衣柜最底层的一个抽屉,熟练地扯出了那只小熊。

      他没答应还给她,她就真的没有带走,偷偷搁在衣柜里头,还给它穿了一件小毛衣,这玩具真是她从小抱到大的,以前他们谈恋爱那会儿,就一直见她抱着它睡,毛绒都秃噜得不成样儿了,他拿出来,发狠地猛抽布偶的头,打得它头都委顿下去了,定定地看了会儿,忽然又舍不得,只好把它的头扶了起来,又抬手摸了摸。赵平津愣了好一会儿,举起来小心地嗅了一下,似乎还闻得到她口水的味道。

      心里忽然就又难受了。

      车子开进胡同大院。

      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春联已经贴上了,树下挂着一排红灯笼,赵平津在大院里停了车,往他爷爷奶奶的小楼走去,院子里的楼道口边上,迎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走过来,手上牵着一个小丫头,红扑扑的脸蛋,齐眉童花头,穿一件红彤彤的小裙子。

      女人一见着他就瞪眼睛:“哟,这谁呀,稀客呀?!?

      赵平津嘴上也没闲着:“现在姑娘可真不害臊,哪有人大年三十回娘家呀?!?

      齐灵瞪他一眼,也顾不上拌嘴了,目光溜溜地打量了一眼他身边的人。

      赵平津笑笑,介绍身边的郁小瑛:“瑛子,你见过的?!?

      齐灵笑容爽朗:“婚礼上见过一回?!?

      赵平津说:“这我们发小儿,铃铛?!?

      郁小瑛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乖巧的小媳妇样儿,她嘴巴甜甜的:“姐姐?!?

      这时楼上铃铛儿妈妈走到了阳台上了,手上还摘着一把大葱,见到赵平津,立刻热情地喊:“舟儿,上阿姨家吃饺子啊?!?

      小姑娘仰着头清脆地大喊:“姥姥!”

      铃铛儿松开了女儿的手:“上去吧,进门记得问姥姥姥爷好啊?!?

      小姑娘蹬蹬蹬跑远了。

      齐灵冲着赵平津使眼色。

      赵平津明白了,这是有话要说:“我跟铃铛儿聊两句?!?

      郁小瑛含着笑,跟铃铛儿招呼了一声,转身往大院里头走去。

      铃铛儿看了他一眼:“我上次一回来我妈可就跟我说了啊,我孩子明年都上幼儿园了,你俩还在打架?”

      赵平津嬉皮笑脸的:“架不住您魅力大呀?!?

      铃铛儿踮着脚伸手笑着去拧他耳朵:“还贫嘴?!?

      赵平津赶紧躲。

      铃铛儿贼兮兮地说:“我可都听说了,为了一个女孩子?”

      赵平津眼眸里瞬间黯了黯,面上却看不出半分,语气却还是轻松随意的:“哥们几个哪回打架,外头哪回不说是为了女孩子,你还真当真儿?”

      铃铛儿一看他这样儿,也不想管他的事儿了,赵平津这人就是被宠坏了,对待男女感情,她也就没见他认真过,当初她为了他背叛了初恋,晓江儿最后闹到要自残,为了这事儿,陆晓江他妈跟她妈妈闹了十几年的矛盾,最后还不是一样随时间淡去了,争风吃醋的事儿是有,但怎么看起来,都像是男人之间较劲儿的成分居多,年轻时候的感情都冲动而炽烈,如今十几岁时候的那些事儿,看起来就跟雾气似的,太阳出来,什么都烟消云散了,她也不信赵平津是什么深情的主儿,男人结了婚万事皆休:“也是,咱们里头的事儿,你们自己清楚就行,行了,媳妇儿屋里等着呢,我不耽搁你了?!?

      赵平津点点头,替铃铛儿拎了手上的东西,送着她到了楼梯口。

      除夕夜里一家人吃团圆饭。

      周老师早上就回来了,跟着他大伯母和保姆一起做了一大桌子菜,饭桌上老太太老爷子和他大伯母都在,她安安稳稳地做她的孝道媳妇儿,等到一家人在电视前坐下了,她给老爷子沏了壶茶,跟在军区过年的丈夫通了电话,终于得了空儿,她坐到了赵平津身边:“晓江他妈妈春节回来,头一个就先找我告的状,家属院子头都传遍了,你把人胳膊都打折了?!?

      赵平津赶紧往她嘴里塞蜜饯。

      周老师抬手要揍他:“我看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郁小瑛在一旁,她这婆婆语气里骂是骂,细听下来,也没有真的责怪的意思,赵平津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儿,婆婆宠儿子,那也真是宠。

      周老师在一旁说:“瑛子,你得好好说说他?!?

      郁小瑛赶紧答应:“唉,妈妈?!?

      赵平津说:“行了,这事儿您甭管?!?

      郁小瑛开始研究丈夫,故作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俩为什么打架?”

      赵平津笑了笑:“你还真信我俩打架?我俩好着呢?!?

      郁小瑛不再问了,微笑了一下,转头陪着老太太,看电视里金猴闹新春。

    chapter15

      一下飞机,感觉进了毒气室,北京整个三月,雾霾的天数超过了二十天。

      西棠来北京,见唐亚松导演,参加剧本讨论会,进行拍摄前期的准备。

      三月的最后一天,西棠终于见到了秦国淮。

      那是在华影唐亚松的办公室,西棠按照每天的惯例行程,去跟编剧老师上课,那一天,她推开门,只见一个男人坐在沙发的中央,穿一件白衬衣,灰色西裤,头发没有做造型,是略微长的黑发垂落在额头,他听到推门声,略微抬起头来,那张英俊得光彩照人的脸,五官是一模一样的,皮肤状态却比屏幕上看起来稍微老一些,眼角有几缕浅浅的皱纹。

      那是西棠无数次,在荧幕上凝望过的那张脸。

      尽管知道他迟早会来,但那一瞬间,还是愣住了。

      旁边的演员笑着说:“淮哥,芳菲来了?!?

      芳菲是西棠在剧本里的名字。

      西棠走进了几步,在沙发前站住,喊了一声,“秦老师?!?

      感觉自己嗓子发紧,声调有些奇怪,心跳得很快。

      那一瞬间,脑子里太多往事历历闪过,整个青春年少的时光,墙上贴着他的海报,爱看他的片子,到后来对着对着他揣摩演技,幻想自己在和他对戏,到现在真真切切地面对着同一张面孔,西棠的脸瞬间微微涨红起来。

      秦国淮本人很和气,也很平静,站起来和她握了握手:“黄小姐?!?

      早上开剧本讨论会,座中有秦国淮,西棠很认真,有些害羞,话也没有多说,幸好没人注意到,开完会阿宽进来接她时,她觉得晕眩,氧气吸不进,阿宽还以为她饿到了低血糖,赶紧给她剥糖果,旁边剧组里的编剧助理小何问她:“西棠,下午还去北大街吗?”

      西棠点点头。

      “那下午见喽?!?

      《春迟》的剧组筹备会第一次在北京开时,导演唐亚松就给全部演员每个人发了一张借书卡,借书卡上的地址位于北大街胡同的深处,是北京的一个私人藏书馆,里面收藏了大量私人家庭留下的从建国时期到现在,尤其是十年动荡时期珍贵的家庭书信,照片,和保存下来的文献和刊物。

      西棠在北京的这十多天,基本每天下了训练课,就去图书馆。

      那一天下午,西棠正在书架上查阅文献,看到馆里来了一位花白头发老先生,由两个年轻人搀扶着,旁边还跟着几个馆员。

      西棠看了一个熟悉的人。

      沈敏一看见她,低身跟老先生说了几句,向她走了过来。

      如果觉得京洛再无佳人2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乔维安小说全集京洛再无佳人2,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社会民生--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10-17
  • 近十年自主创业大学毕业生比例明显上升 创业需要注意啥? 2019-10-17
  • 这种文章,一个中学生都可以写得比他好!呵呵! 2019-10-07
  • 世界杯黄历:日本换帅对战黑马“小哥” 2019-10-05
  • 中国应该适当学一点米弟策略,不能够老是被动应付。 2019-10-05
  • 6月温州市区普通商品住房地块集中出让 2019-10-04
  • 都柏林-北京直航开通为中爱友好增添新通道 2019-09-27
  • 屠呦呦,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不要迷信名牌大学,要相信自己的努力。 2019-09-27
  • 政府补贴成主要收入 罗牛山拿啥建287亿赛马项目 2019-09-27
  • 莫斯科1辆出租车冲进人群 造成7位墨西哥球迷受伤 2019-09-27
  • 阵容新老更迭新帅复兴变革 斗牛军团能否重回巅峰 2019-09-24
  • 全国首起公益诉讼调解结案案件:被告同意全部诉讼请求 2019-09-24
  •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09-23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萌漫强军路上我们阔步走来 2019-09-2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9-20
  • 欢乐捕鱼3疯狂版 莆田扑克吹牛三公app 十一选五合买群 最新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日剧排球女将 ui大上海时时彩 香港赛马会标志 五分PK规律 龙虎合app下载 云南选号网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官方 混合过关中一个算吗 十一选五3注万能7码 大乐透最新200期和值和尾 天天娱乐捕鱼